http://www.klzsgw.com/ay/
  • 傲世皇朝平台
  • 尊敬的用户:欢迎光临!本站为傲世皇朝注册官网。傲世皇朝主管24小时在线招商,想了解傲世皇朝代理待遇请加微信或QQ。祝大家天天中大奖、财元滚滚。

    • QQ:2121212

    • 微信:2121212

  • 永久网址:www.2121212.cc

    • 傲世皇朝注册
    • 傲世皇朝注册
    • 傲世皇朝登录
    傲世皇朝平台

    傲世皇朝注册

           傲世皇朝平台为台湾捷豹集团旗下,于2017年巨资强力打造的全新品牌。拥有合法经营牌照,正规经营,公平公正,24小时在线客服协助会员、代理解决一切问题。
           本站为傲世皇朝注册官网,傲世皇朝永久招代理,原先在奇亿注册的新老会员、代理都可以联系傲世皇朝主管申请为总代理,直属。了解详情待遇请加QQ或微信。

  • 傲世皇朝平台
  • 【傲世皇朝登录】吹于谦老婆“人生赢家”?不必……

    一个小疑问,大家看完《幸福三重奏》后有羡慕谦大爷和谦嫂的爱情吗?

    节目刚开播,“于谦和白慧明的相处模式”就上了热搜,网友纷纷感叹两人已过成一个人了,老夫老妻多年的默契自如令人羡慕。

    看大爷和谦嫂的片段时,阿姨只觉两人独处时像开了静音,基本不说话,可谦大爷的徒弟朋友一来,他立刻生动欢脱地像个孩子一样,积极张罗外出游玩,呼朋唤友地享受田园野趣,自然地留老婆一人在家里备菜做饭。

    这样的日子虽然平淡如水但细水长流?

    如果两人都享受这份“自然”倒还好,但白慧明显然对此颇有委屈介怀,“没事了”是她说过最多的话和给自己的心理暗示,其中夹杂着爱意顺从和无奈,总归是有失落的。

    岁月静好令人艳羡的婚姻背后,是白慧明一再的包容妥协退让,而于谦,正是众多“中国式好男人”在婚姻中缺位的缩影。

    采访中白慧明曾说这档节目是自己同意参加的,原因是“于谦现在已经是全国人民的于谦了,而不是我家里的那个于谦了。

    上夫妻真人秀,白慧明就是想再过一次二人世界,在节目中她几次略带遗憾地提到“已经不太记得什么是两个人一起过日子了”,二十年都是这么过的。

    不过此番对于二人世界的想象期许,好像依旧在于谦的“惯性思维”中被忽视了。

    到达新家后,白慧明对于谦说“任务还是很重的”,想和于谦一起收拾行李规整新家。但于谦没接茬,白慧明默默叹了口气,也就一个人提起大箱子任劳任怨地拾掇起零零碎碎。

    两人出去游玩时,于谦一直走在前面和手机作伴,沿路找角度拍好看地风景照,白慧明几步小跑跟在他身后,几次想跟爱人牵手走都没牵到。

    回到家后,于谦照旧是自己享受细雨品茗的惬意,和白慧明零交流。

    白慧明试图打开话匣子,先是回忆起两人难得共度过的二人时光,两人住在祁家豁子的时候,白慧明大半夜的饿了,于谦煎了好几个鸡蛋,他们俩端着盘子在被窝里吃。那时候物质不充裕,可人心是紧挨着的。

    两人在一起时于谦多是沉默安静的,白慧明多次想交流沟通,但在对方无意多谈的态度下也就作罢,大家说能相顾无言是最舒适的关系,可阿姨只看到了“一方努力接近打破常态,另一方丝毫不觉无动于衷”。

    于谦并不是木讷的人,上期节目孙越和徒弟孟鹤堂来拜访,于谦立刻开朗活跃起来,而两位好友的到来更是让白慧明期待的二人世界提前结束。

    正如白慧明所说于谦:“不管是出去还是干嘛,你在家也是招待朋友,你出去也是约三五好友”。

    孟鹤堂一到,于谦立刻和徒弟过起了二人世界,明明三人吃饭时说下午去砍竹子白慧明也欣然答应,说自己烦了屋子有顶的生活正好放松下,可出了门于谦就自动处理成和徒弟二人砍竹子,把白慧明留在家里。

    于谦临走前还不忘但叮嘱白慧明记得泡上香菇,晚上做炸酱面,丝毫没提让老婆一起出去玩,那边谢楠吴京结伴几人有说有笑地砍柴,这边白慧明无聊地把桌子上一盆小绿植变换角度翻来覆去摆弄。画面一对比,有些辛酸。

    “落寞”一词,是白慧明独处时最常呈现的状态。

    回到家后,于谦还意犹未尽地提到了今天砍竹子真好玩。谢楠都看出白慧明情绪不对,于谦依然毫无察觉。

    有人说白慧明是典型的丧偶式婚姻,阿姨觉得这话未免过分,白慧明其实更像是提前过上了空巢老人的生活

    “家”这个“巢穴”对于白慧明来说时常是空的,因为另一成员于谦更倾向于把家当驿站,他的主场是马场是酒桌,征途是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。

    白慧明不是真岁月静好,是被于谦硬生生磨合缔造成岁月静好范儿的。

    大家都感叹谦嫂显年轻,一看就是被于谦宠出来的天真姑娘。

    可细细了解后我们才能发现,白慧明并不是享对方成果的“好命公主”,这一对是从共患难走过来的。而经济好转后,白慧明也不是什么大叔独宠的小娇妻,她更像是一位物质充盈的辛苦女人

    于谦曾在访谈上说过,当时追求小他九岁、刚刚十九的白慧明时是奔着结婚去的,而他虽然特别享受单身汉自由自在的日子,但生病无人照顾成了他想结婚的契机,能有个在病床前给他倒水的人就好了。

    彼时还没成名、德云社还没扬名,经济拮据的于谦夫妇就靠着白慧明一个月两千块的工资撑了两年。

    后来于谦的事业上升后天南海北跑商演,常常凌晨到家,在家里两种状态,要么沾床就睡要么拿东西就走,家是酒店,妻子是酒店管理员。白慧明坐月子时,凌晨听到于谦到家都挣扎着起来,为和他说上几句话。

    工作的忙碌或许无法避免,全力冲击事业和陪伴家人在现实情况下大多无法兼顾,所以白慧明认可了“男主外女主内”的模式,做起了于谦背后的女人。

    相声这行有“三年学艺五年效力”的规矩,于谦的徒弟在成名前都是“吃师父家,住师父家”,孟鹤堂在节目里说过自己的衣服鞋都是白慧明给买,白慧明还总给于谦的徒弟们生活费。

    白慧明操持的不只是他和于谦的“小家”,还要管着顾着于谦师门这个“大家”,操心完徒弟们的衣食住行,对于谦因爱好开的马场乐园经营事必躬亲,于谦自己都说“马场能开起来多亏了小白”。

    在白慧明的“盛宠”下,于谦没空关心妻子、没参加过儿子的家长会,习惯性地在丈夫角色、父亲义务上神隐缺位。

    于谦的“正事”是工作吗?不,是呼朋引伴地钓鱼、喝酒、养奇宠,郭德纲说于谦一天能泡四个酒局,外界夸他爱玩会玩称其为“玩主”、“富贵散人”,于谦还写过一本书叫《玩儿》。

    “玩儿”就是于谦远离家庭责任的“正事”。

    白慧明习惯性地照顾着家,于谦习惯性地说走就走,不和白慧明说一声,真·婚前婚后同样“自由”。

    于谦天天呼朋唤友的同时,白慧明呢,一结婚就丢了过去的朋友圈,多年来,她的圆心和宇宙尽头都是于谦。

    “玩主”于谦越潇洒,“背后的女人”白慧明就有越多苦楚。一档节目让我们看到了男人在外“有趣”的人设背后,是女人的寂寞付出。

    更扎心的是,这些苦楚可能还是大众眼中的“不知足”,阿姨今天顶锅盖批谦大爷漠视妻子、缺席家庭生活,想必会有不少声音说阿姨过分苛责:

    ”于谦能挣钱给老婆请保姆、不出轨还会做饭,不过是爱玩了点,这已经算是难能可贵的好男人了。”

    什么时候好男人的标准这么低了?

    婚姻中的忠诚底线被拿来夸耀,钱作为衡量一段关系舒适度的最大标准,人的情感需求被完全忽略用“矫情”一笔带过,为什么我们越来越功利羞于谈“情”了?

    无意攻击谦大爷,毕竟这段婚姻形态也与白慧明“羞于谈要求”分不开,她尽力谅解,于谦也就顺理成章地不问不给,失衡的天平离不开白慧明那句“我惯的”。

    谢楠问白慧明当时看上了于谦什么,白慧明笑答“那时候小啊”。19岁,心理未成熟时被玫瑰和甜言蜜语打动,懵懵懂懂地走入婚姻,不知道面临什么也不知如何面对。

    正如白慧明自己所说“那时候小,什么都是由于谦教出来的,所以什么事都得问他一句”,养成式小女友的受惠者往往是年长方,他可以在无形中以自己的需要来教导对方的人生观与行为模式。

    所以停一停吹早婚早孕的风气吧,爱人的前提是自知且自立,进入婚姻不应该以年龄为限,而是要有独立人格和成熟价值观。

    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为任何身份所囿,清醒面对人生。